長城地理

倒馬關前已無馬,鐵馬冰河入夢來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王文華
2021-07-25 19:35:34 
分享:

  倒馬關已無馬經過。

  倒馬關位于河北保定唐縣境內,處在太行八陘之飛狐陘上,扼守著這條黃土高原通向華北平原的要道,關隘歷史可追溯到2000多年以前。倒馬關之名最早見于北魏酈道元《水經注》,說是因山高路險良馬難行而得名“倒馬”。

  現在關前有保定通往山西靈丘的公路,倒馬關之名刻在路邊、橋頭和隧道口。坦途通行已久,“倒馬”早成往事。去年當地開旅游發展大會,為展示文化底蘊,在水關旁邊建了浮雕墻,介紹與倒馬關相關的人物、歷史和詩文。

  浮雕墻中有趙武靈王、楊六郎等的形象,他們曾在倒馬關留下一些故事。雕像中他們都騎著馬,算是在這個以馬命名的古老隘口里,可尋到的“馬”。

倒馬關村邊立石。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王文華 攝

  騎射胡服捍北疆

  倒馬關的故事可從戰國講起,主人公趙武靈王,關鍵詞胡服騎射。這個故事影響倒馬關,影響馬,也影響著馬與長城千百年糾纏不休的歷史。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在建造、守護長城的漫漫歲月中,馬是不可或缺的角色,是主要防御對象,也是重要的防守助手。

  長城修建始自春秋,已知最早長城屬楚和齊,防御對象是馬拉的戰車。車戰是當時戰爭主要模式。“操吳戈兮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屈原《國殤》描述的戰斗就是車戰。

  戰車數是地位和力量的象征。四匹馬拉一輛車稱一乘,戰國時,大國稱萬乘之國,小國稱千乘之國。

倒馬關殘留城墻及村中老人。

  倒馬關一帶當時屬于一個千乘之國——中山國。

  中山國不在戰國七雄之列,是北狄鮮虞人建立的政權,國土主要在今石家莊、保定?!妒酚?middot;趙世家》記載公元前369年“中山筑長城”,但中山長城在何處?長時間湮沒無聞。

  在倒馬關附近唐河邊,有條古墻遺跡蜿蜒,當地人稱“土龍”“葫蘆蔓子”。1988年被考古人員偶然發現,河北省組織文物考察隊進行調查,認為是中山長城。這長城選擇在緊貼山崖西側處修建,顯然是向西防守,西面是趙國。

  中山和趙是天然對手,趙國疆土包括今河北南部和山西中部,連接兩片區域的河北中部卻屬中山國,主要通道井陘和飛狐陘上的重要關口井陘關和鴻之塞均由中山控制。不少資料稱倒馬關即鴻之塞,1988年的調查沒在倒馬關遺址找到戰國遺物,在洪城遺址有發現,有專家稱洪城是鴻之塞。

倒馬關殘留城墻。

  洪城遺址在唐縣北洪城村,距倒馬關不遠,都在唐河邊的飛狐陘中。兩處遺址是同一區位扼守飛狐陘的關口遺存,即使不同時代有不同位置和名稱,也屬一個防御體系。鴻之塞見諸史冊,也算倒馬關一帶作為關隘歷史的開端。

  前305年,趙武靈王指揮軍隊攻打中山,占領鴻之塞,“葫蘆蔓子”沒能擋住胡服騎射。這是趙武靈王主演歷史大劇的高潮部分,此時他已繼位21年。

  趙武靈王即位時,西面秦、北面燕、東面齊、南面魏都曾與趙爭戰,周邊還有林胡、樓煩、東胡等部族威脅,幾乎將趙國國土一分為二的中山國則是心腹之患。中山國幾次擊敗趙國,是趙武靈王念念不忘的敵人。他說:“先時中山負齊之強兵,侵暴吾地,系累吾民,引水圍鄗。”(《史記·趙世家》)說的是他父親趙肅侯時,中山國在齊國支持下,圍攻趙國鄗邑(今河北柏鄉北)。

倒馬關水關邊浮雕墻上趙武靈王像。

  趙武靈王執政前期在與中山國的戰爭中沒討到便宜,在其他戰爭中也損失慘重。前319年,趙聯合韓魏攻秦,在修魚(河南原陽西南)被秦將樗里疾擊敗,趙軍被斬首8萬多人。齊國乘機攻趙,在觀澤(河南濮陽北)打敗趙軍。

  重重危機之下,趙武靈王深入中山、樓煩等與趙交界地區進行調查,找到了強軍興國之道——胡服騎射。

  楊寬《戰國史》將胡服騎射解釋為:“采用胡人服飾,改穿短裝,束皮帶,用帶鉤,戴著插有貂尾和鳥羽的武冠,穿皮靴,藉以發展騎兵,訓練在馬上射箭的作戰技術。”

廣宗沙丘平臺邊浮雕墻上趙武靈王像。

  騎射是軍事變革。戰車不利于山地作戰,趙國與樓煩交接多在呂梁山區,和中山相爭常在太行山區,山地作戰,騎兵更有優勢。趙武靈王實地考察后著意發展騎兵,推行騎射。

  胡服便于騎射,但作用不限于此。穿胡服范圍包括王族、官吏和軍人。沈長云等《趙國史稿》中認為,戴插有貂尾的大冠等胡服的內容:“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其目的一方面為了教化趙國百姓與胡人……另一方面便是為了招募胡人騎兵,直接用于趙國的對外作戰。”

  改革的爭議主要在胡服,趙武靈王不是沒有顧慮,但為占領中山和胡人之地,愿意承受壓力,“雖驅世以笑我,胡地、中山吾必有之”。反對派代表是王叔公子成,認為中原是禮義之邦,不應改穿蠻夷服飾。趙武靈王親到公子成府上勸說,以解決中山國等威脅的現實需要說服了公子成。

  前307年,趙國正式推行胡服騎射,之后收編了林胡和樓煩的騎兵,連續擊敗中山國并攻滅之。憑借強大騎兵,趙武靈王將北部邊疆拓展到今呼和浩特一帶,并建起長城。

廣宗沙丘平臺邊浮雕墻上趙武靈王介紹。

  1903年,梁啟超作《趙武靈王傳》稱之為“黃帝之后第一偉人”。1961年,翦伯贊在內蒙古尋訪趙長城遺跡,作詩云:“騎射胡服捍北疆,英雄無愧武靈王。”清人屈大均也曾詩詠趙武靈王,“英雄自作沙丘禍,霸業傷心竟不成”,感嘆其結局。因在父子親情與權力交接間優柔寡斷,兩個兒子相攻,趙武靈王受牽連被困,餓死沙丘宮。

  沙丘宮遺址在河北廣宗縣,去年那里立了幾面浮雕墻,其中一個介紹趙武靈王,稱其謚號“武靈”兼具褒貶,“克定禍亂曰武、亂而不損曰靈”,也有浮雕像,趙武靈王騎馬彎弓。倒馬關前道路通往靈丘,那有趙武靈王墓,墓主雕像騎馬持弓,底座上書“趙武靈王胡服騎射”。

  不少人認為是趙武靈王第一次將騎兵引入中原,這不準確?!稇饑摺份d,公元前343年馬陵之戰有騎兵和戰車一起出戰。謝成俠《中國養馬史》中說,考古發現表明商代就有騎射,因為漢族發祥地在黃河中下游平原地區,用車較適宜,騎術用于戰爭的時間比戰車晚。

  雖然騎兵在趙武靈王之前就已出現,但趙武靈王是在中原大規模發展騎兵的第一人。他指揮騎兵攻破倒馬關一帶的中山長城,開疆拓土并建設長城,將馬和長城的傳奇揭開了新的,也是最豐富的一幕。

倒馬關水關。

  曾說六郎此駐兵

  倒馬關的故事,關于楊六郎的最多。

  《中國長城志》載:“倒馬關所處位置,戰國時稱鴻之塞,東漢時置關,稱為常山關。北魏時叫鐵關,也稱鴻山關,明代后通稱為倒馬關,目前所見關城為明代所建。”

  倒馬關建筑屬明代,故事屬宋代。關城未與長城相連,明長城主線在關城北插箭嶺一帶,距離17.5公里,傳說中是楊六郎的箭程。說是宋遼激戰倒馬關,遼不敵,提出退軍到箭落處,楊六郎一箭射到30多里外,于是有了插箭嶺之名。

  倒馬關有塊明代石碑,上書“宋代楊六郎據守之處”。倒馬關原有六郎城和六郎廟,今存遺址。明代王士翹《西關志》中列出倒馬關19處古跡,多與楊六郎有關,包括倒馬石、曬甲石、祭刀石、系馬樁等,每個古跡都有相應的傳說。

  宋遼交界在雁門關到今雄安一線,包括倒馬關,這也是楊家將故事主要發生地。楊六郎曾在宋遼邊界征戰,不排除他曾到過倒馬關的可能,但歷史記載與傳說故事有差距。

倒馬關水關邊浮雕墻上楊六郎像。

  楊六郎名延昭,原名延朗。其父楊業原屬北漢,后歸宋,986年宋攻遼,楊業為西路軍副將,延昭隨軍作先鋒表現勇猛,后因主力東路軍失敗而全線撤退,楊業戰敗被俘,絕食而死。之后十多年,宋太宗并未安排楊延昭到對遼戰爭一線。

  999年,真宗繼位后,楊延昭任保州緣邊都巡檢使,負責倒馬關以東徐水一帶的防務,這時他已41歲。以后幾年在遂城和羊山(均在徐水境內)兩次對遼作戰中獲勝,被提升為保州團練使。后任寧邊軍(博野)部署,屯靜安軍(深州)。

  1004年,宋遼達成澶淵之盟,結束戰爭狀態。此后楊延昭先后任保州知州兼緣邊都巡檢使、保州防御使、高陽關副都部署,1014年去世?!端问贰贩Q:“延昭智勇善戰,所得奉賜悉犒軍……與士卒同甘苦,遇敵必身先,行陣克捷,推功于下,故人樂為用。在邊防二十余年,契丹憚之,目為楊六郎。”

  楊業有七子,但北宋的記載沒有關于楊延昭排行第六的說法,多數論者認為他排行或是老大,或是老二。為何被契丹稱為六郎,說法不一,有的說是因古人視天狼星為將星,又名為六郎星,因其驍勇善戰,被契丹人視為天狼星下凡,呼之“六郎”。

  延昭雖為名將,但只是個中級軍官,能發揮的作用有限。未見楊延昭在倒馬關任職或作戰的記載,相關古跡缺乏依據,如倒馬石上有痕狀如馬倒所壓,說是楊六郎在此倒馬所致,關名由此而來,其實倒馬關之名宋前已有記載。譚其驤在《關于編修地方史志的兩點意見》中說:“楊家將故事流傳很廣,不少地方有‘遺址’,我認為多半是靠不住的。”

  沈起煒在《楊家將的歷史和傳說》中認為:“為什么(楊家將)傳說和事實會有不同呢?因為人們在講的時候,總是按照自己的想象和愿望,發展了故事。”雖沒故事里那么風光,真實的楊家將忠勇衛國深得崇敬,這是故事傳播的基礎。

  清代周人甲詩云:“斷垣衰草野狐鳴,曾說六郎此駐兵。千載烽煙鎖舊壘,三軍旗鼓?;某?。”時下承載楊家將故事的不再只是舊壘荒城,河北、山西不少地方都展示出楊六郎等的形象。倒馬關浮雕墻上楊六郎躍馬挺槍刺敵,山上還有個楊六郎跨馬持槍塑像。插箭嶺村口也有楊六郎雕像,一手提韁一手提槍,馬前蹄騰空。

  三處像,都有馬,馬在楊家將的故事里必不可少。

倒馬關殘留城墻及城門。

  楊家將小說主要有兩種,《楊家府世代忠義通俗演義》和《玉茗堂批點按鑒參補北宋楊家將傳》。前書六郎在昊天塔護駕時首次與遼接戰,“出馬殺退延壽”“六郎遂上馬”“三騎飛到”等,沒離開馬。后書六郎在高梁河救駕首次與遼接戰,馬戲份更重,“延昭見太宗立于壩上,問曰:‘陛下之馬何在?’太宗曰:‘已被亂軍所傷,不堪騎乘。’延昭曰:‘可急乘臣馬,臣當步戰殺出。’太宗恐延昭無馬不能取勝,乃曰:‘卿當乘馬而戰,吾只乘驢車而去。’”

  孟良盜馬是楊家將故事的重要情節,兩書中都有,盜了蕭后骕骦良驥,又盜了八王寶馬萬里云。之所以要盜馬,是因為馬在軍事、交通等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馬在古代地位重要,管理養馬業的馬政在周代就有,是朝廷治理系統中的重要部分。秦漢管理馬政的太仆卿為九卿之一,隋唐又在兵部設駕部司與太仆寺分掌馬政。人們對馬的感情也不一般,唐太宗為紀念隨他征戰的六匹戰馬,營造昭陵時命人雕刻六駿形象,昭陵六駿今為國寶。

  宋太宗與楊六郎讓馬是小說情節,但宋太宗在979年高梁河之戰確曾遇險且乘驢車而逃。他有寶馬名“碧云霞”,之所以舍寶馬乘驢車,曾瑞龍在《經略幽燕》中提出,不是馬受傷而是太宗受傷。宋太宗當時腿上中了箭傷,還安排高瓊作替身掩護。替身情節小說中也有,替身是六郎之兄,但楊業及其子延昭等是否參加過高梁河之戰,史上無明確記載。

  有記載的是高梁河之戰宋太宗詔采民馬17萬匹北征,可憐千軍萬馬一敗涂地。991年宋太宗下令各地飼養馬匹,但官府養馬,又生弊端。王安石變法時推行保甲養馬,后被司馬光廢止。北宋沒找到繁養軍馬的好辦法,軍力難以提升。宋徽宗時朝廷所設牧監已罷廢殆盡,諸軍缺馬者大半。

  1125年,北宋聯合金滅遼,暴露出自身之弱,隨后金軍大舉南侵?!吨袊L城志》載,當時宋軍戰馬奇缺,只好在全國緊急征募,僅得馬2萬多,“以這樣的實力與善于奔襲,騎兵實力雄厚的金兵作戰,其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南宋《呻吟語》記述,金軍俘宋宗室男女北行,“長途鞍馬,風雨饑寒,死亡枕藉。婦稚不能騎者,沿途委棄……”

  馬,見證了北宋王朝最后的悲凄。

通向倒馬關的高速曲陽服務區中奔馬像。

  是馬于國為最重

  倒馬關分上下兩城,公路邊是下城,即倒馬關村,是倒馬關鄉所在地。上城在西北2公里上關嶺,也屬倒馬關鄉。

  明代倒馬關與居庸關、紫荊關合稱內三關,屢經烽火,見慣戰馬嘶鳴。蒙古騎兵曾進擾倒馬關,明軍也在倒馬關駐有騎兵?!段麝P志》載:“倒馬關原額馬一百一十匹,嘉靖二十五年添設馬三百九十匹。”

  “山河奄有中華地,日月重明大宋天。”從游牧民族手中奪回中原統治權的明王朝,一建立就以“復宋”為口號。明軍對草原騎兵戰績總體上優于宋軍,疆土也非宋可比,但和宋一樣,都在倒馬關一帶構筑防線,也都受戰馬不足困擾。

  《明史》載,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軍隊官兵達百萬,戰馬僅45080匹。明初防御體系建設受戰馬不足影響,趙現?!睹鞔胚呴L城軍鎮史》中說:“口外烽堡攻防體系實為是明朝在大漠地理空間與戰馬缺乏之戰術制約下,被迫采取依靠集結步兵、修筑工事之方式,以北拓邊疆,控遏敵境。”

  從朱元璋開始,養馬就是皇帝關心的大事。洪武三十年(1397年)頒旨:“孳生馬匹,都要出口外草地里放……每個王府,止留二千人在府聽候,其余盡數下屯,就于野外,就柴水屯種放牧……生的馬,自小調教,長成馬時,性耐能遠行。”

  朱元璋實行分封制度,讓子孫分據各地,要求他們屯田游牧,馴養戰馬。他去世后,燕王朱棣與建文帝朱允炆爭奪帝位,鏖戰4年,戰馬損耗嚴重。據《明太宗實錄》載,全國戰馬從至少13萬匹減至2萬3千多匹。

  稱帝后的朱棣對兵部尚書劉俊說:“古者掌兵政謂之司馬,問國君之富,數馬以對,是馬于國為最重。我朝置太仆,專理馬政,各軍衛皆令孳牧……卿等宜嚴督所司,庶有蕃息之效。”將馬置于國事最重要的位置。

  1406年,朱棣進一步擴大養馬地區,下令在北京、遼東、平涼(陜西)、甘肅設置苑馬寺,相當于后世的軍馬場。并鼓勵民間養馬,還積極從西域購置優質戰馬,加以繁衍。1408年,甘肅總兵何福請求買馬,朱棣批準,說:“馬政自古所重,馬蕃息亦可以制遠夷,爾宜用心。仍選馬之壯偉高大、骨相奇駿者,別擇謹信之人,以時牧養,不與常馬相雜,庶幾良馬日蕃。”養馬可制服敵國,選馬還要選養馬的人。

  良馬增多,明軍騎兵隊伍隨之壯大,朱棣5次遠征漠北,戰勝蒙古騎兵。他戎馬一生,不僅從軍事政治高度認識馬的重要,也對馬有感情,和唐太宗一樣,將自己騎乘過的八匹戰馬雕刻陪葬,稱長陵八駿。

  朱棣雖橫掃大漠,但疆域觀念上仍延續傳統華夷界限,對在蒙古高原建立有效統治秩序不感興趣。他削弱大同以北防御力量,重點加強北京周邊防務,包括倒馬關所在的保定。

  倒馬關上城始建于洪武元年(1368年),今存城堡殘跡,《西關志》顯示原貌為:“正城一座,磚石修砌,周圍七百六十四丈,東、西門二座,圈城二座,水門一空。”景泰三年(1452年)因上城狹窄修建下城,建成后,上城仍有屯兵,但關隘重心移到下城。上城與下城的建設緣由有脈絡可循。

  洪武元年,明廷“雖擁有相對于北元更強之軍事實力,但最初只是滿足于收復兩宋理想漢疆,以太行為界,與北元實行南北分治”(趙現?!睹鞔胚呴L城軍鎮史》)。建上城是朱元璋太行山防線的一部分。不過,洪武和永樂年間多次出征大漠,蒙古騎兵無力南窺,太行山防線備而無用,上城雖狹窄,無需擴建。

倒馬關村頭。

  1999年版《唐縣志·大事記》中,洪武和永樂年間的記錄有兩條,一條是設了4處馬場,一條是對養馬戶出臺鼓勵政策。

  朱元璋和朱棣厲兵秣馬、掃平漠北,但沒有對蒙古高原進行有效治理,只是對草原部落進行驅逐打擊。子孫沒有他們的雄才,軍力也下降,草原騎兵再次崛起。1449年,明英宗在居庸關外成了蒙古瓦剌部的俘虜,即土木之變。瓦剌軍叩關,太行山防線沒擋住,好在于謙守住了北京。

  瓦剌撤軍時,倒馬關是退兵路線之一,明將石亨追擊獲勝。明李夢陽詩云:“單于痛哭倒馬關,羯奴半死飛狐道。”明軍雖將瓦剌部逐出長城,但已無力重溫與蒙古騎兵爭逐大漠的舊夢,重整充實太行山防線是現實選擇。

  時下,刻有倒馬關字樣的巨石立在公路邊上,指引人走向經歷了500多年滄桑的下城。

  關城三面環水,一面依山,仍保留大部分城墻,破敗未整修。關城一望多平房,街邊平日只見老人與狗。庸常畫面中,殘破的城墻和城門突兀聳立,草木叢生,寂落蒼涼,執著地訴說關城悠長的身世。

  “倒馬北連飛狐,南擁鎮陽,控扼華夷,誠中原雄關也……三面距河,有碧流清湍,映帶左右。南面對山,多浮嵐飄翠,布列上下,其氣象萬千,不可名狀,真能捍御胡騎,而屏翰王室矣。”這出自明直隸監察御史侯英所撰《建倒馬關城碑記》,碑存倒馬關鄉政府院內。

  《西關志》載:“倒馬關下城軍二千一百一十七名。”倒馬關鄉黨委書記馬寶克介紹說,倒馬關村有3個自然村,關城所在是其中一個,人口有500多人,當地人仍稱關城為城里,城里村民為明代及以后遷來,其中不少是戍邊人后代。倒馬關村原為貧困村,2019年脫貧。

  倒馬關鄉現有養羊戶、養牛戶,也有養驢的,但已無人養馬。劉建通2015年11月來倒馬關鄉工作,先任副鄉長后任副書記,他說:“這幾年來,沒在鄉里見過馬。”

倒馬關殘留城墻。

  鐵馬冰河入夢來

  倒馬關無馬,是近些年的事。

  下城建成后,倒馬關是軍事要地,統轄從吳王口到插箭嶺一線長城隘口。“胡馬年來擾,兵戈日未閑”,明亦多駐兵馬。明中后期,朝政日壞,如何保馬“不倒”是個難題。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御史袁鳳鳴上疏稱,倒馬關“軍士貧難,草料不及,恐致瘦損”,申請給予支持,以圖“緩急有賴”。

  倒馬關養馬困局并非偶然?!吨袊B馬史》中說,明代馬政最齊備,但也最嚴酷,初時還注意保護農民利益,后逐漸淪為暴政。如《明史·兵志》所述:“官吏侵漁,牧政荒廢,軍民交困矣。”明軍“馬力”不支,最終不敵八旗騎兵。

  清乾隆堅持“馬上治天下”理念,要求滿族官員騎馬,并自己帶頭。張勉治《馬背上的朝廷》認為:“騎馬是民族榮譽的象征,與滿洲人武備、行動主義和活力密切相關。”

  相隔2000多年,乾隆和趙武靈王都推行騎馬,但時移世易,趙武靈王胡服騎射是開風氣之先,乾隆執著于“馬上治天下”之時,蒸汽機已經問世。

  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德軍打到倒馬關。

  1937年日軍進逼倒馬關,9月,八路軍115師騎兵營在倒馬關打了挺進敵后的第一仗。

  這個古老關隘由此掀開新的一頁。

  硝煙散后,作為山區拉馱使役之用,馬仍在倒馬關活躍了一段時間。1999年版《唐縣志》顯示,1982年全縣有馬3062匹,之后逐年減少,1990年降到1110匹。2018年版《唐縣志》中統計,2006年全縣有馬157匹。

  “馬兒啊,你慢些走呀慢些走,我要把這迷人的景色看個夠……”這歌詞作于1961年,當時馬是觀景常用交通工具,而今,馬已成難得一見的風景。

  在倒馬關,馬是越來越遠的回憶。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關鍵詞:倒馬關,歷史責任編輯:蘆靜
三级视频免费观看